首页 > 正文

社工如何做好自闭症儿童服务? | 社工课

2021年04月24日 21:51  点击:[]

来源:社工客

作者:刘平

单位:重庆市冬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是一种病因未明的广泛性发育障碍,它的三个典型特征是社会功能障碍、交流障碍和想象障碍,同时伴有刻板的重复兴趣和行为。此外,还有一些非典型特征,如狭隘的兴趣、强迫性的愿望、能力孤岛、优异的机械记忆和关注物体的局部特征等。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自闭症儿童的发生率在不断增加,国际上大多数的专家统计,自闭症的发生率保守的说大约为万分之五到万分之十左右。而以这个标准和我国的总人口数量来估计,我国今天至少有五十万到一百万左右的自闭症系列病患者,其中包括典型意义上或严重的和非典型意义上的或轻度的自闭症患者。

我国政府已经在“十一五”规划中纳入自闭症儿童的康复,目前成立的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90%是由自闭症儿童父母创建的,对于目前自闭症儿童的康复现状只是杯水车薪,还是有大部分自闭症儿童居住在社区,由家人负责照顾。

在社区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们是接触和服务社区居民的前线,在服务自闭症群体的众多专业领域中,除了心理咨询师、康复治疗师等,社工也可以通过提供心理教育、资源链接、案主转介、个案管理、社区照料、技能训练等服务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重庆市冬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在近两年的服务中,有接触到其中两位年龄相同,家庭条件不一样,病情相近的自闭症儿童,就其服务方面的一些初步探索,与同行们分享,希望能够让自闭症儿童、家庭及工作人员受益。

社工首先就两位自闭症儿童情况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小辑,男,10岁,母亲在哺乳期发现其异常,经医院确诊为自闭症,父母亲身体,智力正常,因为小辑患病,让本来感情不深的父母,关系破裂,外婆外公心疼女儿和外孙天天在家照顾小辑,不允许小辑外出,其外公外婆年轻时是某国企管理人员,小辑父母亲也在工作,经济状况良好。

小强,男,10岁,母亲是一名精神障碍患者,父亲智力正常,近期患脑瘤,母亲病情复发后,父母亲离异,小强和父亲一起居住,依靠小强的事实无人抚养孤儿补贴和父亲的低保金维持生存。

社工对于小辑和小强的服务方式社工都是一个月走访一次,关心儿童病情,了解其服药情况,为其链接社会资源,关心其家人情绪,引导其家人掌握康复方式。社工在服务中,有以下发现:

一、家长的态度很重要

 

 

小辑的父母关系不和,对于小辑的康复父母亲有不同的意见。小辑家居住在市中区,邻居间交往少,外公外婆好面子,觉得小辑的事情让自己没有面子,受不了别人同情的目光,将小辑关在家中,由外公外婆照顾。

小辑父亲是一名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儿子的情况,让他措手不及,他觉得儿子的病是由于岳父岳母关出来的,主张将儿子送回农村放养。父母亲家庭对于小辑的照顾,不能达成共识,直至父母离异。

小辑外婆较溺爱他,母亲要上班,每一次社工与其母亲制定的康复计划,都不能执行,在整个一年的服务期间,小辑只出门两次,第一次有外婆和母亲陪同,第二次有社区民警协助去医院调药。

小强的父亲近期患脑瘤,失业在家中,其父亲觉得自己从小读书成绩不好,脑子不聪明,他能够正确面对儿子的病情。其父亲告诉社工:自己在网上有关注相关病例,觉得儿子比唐氏宝宝好,面部表情还算正常,能够自由活动。

小强婆婆爷爷也喜欢她,觉得一家人就这样一根苗,小强妈妈是一名精神障碍患者,虽然离异,病情稳定时,也会来看望小强,每年过生日,外公外婆和妈妈还会给小强买礼物,父母两家人会一起聚餐,为小强庆祝生日。

社工为小强读绘本,小强跟读,社工邀请案主父亲教其读绘本,第二个月时,小强主动拿绘本,读出绘本名称《自己的颜色》,正确告诉社工绘本里面变色龙的红色、绿色、粉色等各种颜色,社工给予肯定和鼓励。

二、居家环境很重要

 

 

小辑的家居住在六楼,窗户安装了铁栏杆,小辑曾经从空调口,翻到了雨棚,非常危险。社工建议其家人带小辑外出,家人以各种理由拒绝。小辑会在家里跳动,楼下的邻居意见非常大,曾经拨打110报警,也请求社区居委会调解,效果甚微。

小强家居住在一楼,家门锁已经坏了,几乎不关门,小强一天都会走出家门到小区很多次,小强家邻居是看着其长大的父老乡亲,小强向一只自由的小鸟,穿梭在社区,自己会使用社区的健身设施,老人们都很关心小强和他的家人,旁边邻居开的麻将馆有好吃的,也会分给小强。小强也会在家刷抖音,他给社工看璧山最近新出的云巴士。

三、个别化教育

 

 

虽然小辑和小强同时自闭症儿童,但他们的语言和行为能力是不一样的。小辑的语言能力较弱,只会喔喔的叫吼,小强语言少,但会自言自语,都有交流障碍。

对于小辑的教育,社工鼓励其掌握基本的发音,他愿意模仿社工,发出简单的阿,喔声,通过社工长期跟进,他能够明白社工表达的意思。社工走访时,带的食品,通过引导,他学会给家人分享,表达出对社工的感谢,社工离开时向社工挥手道别。

小强得到的鼓励较少,当社工运用优势视角,为其梳理优点时,夸奖其有进步,长得帅,小强回应社工:你也很美丽。社工鼓励其家人陪伴小强进行生活能力训练,天天督促小强刷牙,洗脸,洗脚,写名字,小强能够坚持完成。

四、坚持服药

 

 

自闭症虽无报告药物特效治疗,但药物的辅助治疗是必要和令人鼓舞的,能改善一些患者的症状。小辑一直在服药,在6月时,重庆的天气炎热,小辑外婆告诉社工她被小辑咬伤,他一边说一边撩起袖子给社工看,外婆的手臂被咬伤,有的地方已经结痂,有的还有牙齿印,显然已经被咬伤多次。

社工观察小辑症状,小辑有点翻白眼,不能停止下来的一直在屋里来回跑动,外婆制止也没有用。社工了解到,小辑有半年没有去医院,每一个月都是其妈妈到医院给医生描述病情,医生开药。社工建议其家人带小辑去医院化验,检查,调整药物。

外婆告诉社工之前去医院都是社区和民警用绑的形式去医院,出院时也是属于需要人照顾,小辑不能独立生活,外婆在医院呆久了受不了,医生也表示没有更好的药物治疗。

外婆觉得去医院麻烦,被绑起去娃娃也很痛苦,但小辑的病情让外婆实在无法忍受,最后在社区的帮助下,小辑在服用安眠药后,昏迷的状态下到医院做了检查,调查药物后,病情得到了控制,其家人还将其送去了特殊教育中心,但因为天气太热,小辑在学校身体裸露,被学校退学,又回到了家中。

在跟进小强的过程中,社工也有发现小强眼睛不能与人对视,嘴角流口水现象,其父亲也表示有自言自语,大声吼叫现象。社工建议其去医院调药。案主父亲陪同案主去医院调整药物以后,案主流口水现象得到控制,大声吼叫频率减少。

五、情绪方面

 

 

小辑非常依恋母亲,晚上与母亲一起睡觉,社工引导其母亲思考,小辑即将来临的青春期。小辑母亲又在客厅铺床睡觉,案主睡醒后会寻找母亲,然后与母亲一起睡觉。会在母亲面前撒娇,如果没有满足其要求,会哭闹。小辑缺乏男女有别概念,会在客厅里面撒尿。  

小强能够独自居住,生活基本自理,会自己刷牙,洗脸,上厕所天天晚上还会要求洗脚,洗澡需要家人帮助,冬天天气冷,小强一个月洗澡一次,身上有异味。据其父亲描述:自己想亲他,他不愿意,会别开脸。小强能够清楚的表达对“爸爸”称呼,社工多次上门后,能够低声的说出社工名字。

六、资源链接

 

 

社工为小辑链接了重庆市民政局儿童救助基金会,会长为其推荐重庆市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专家。小辑家人觉得北碚太远了,打电话询问说不会收小辑这样的患者。社工又为其介绍了重庆市师范学院特殊教育学院的老师,他们家也觉得远了,不了了之。

小强居住地附近的小学觉得无法接受小强入学有些遗憾,但仍然关心小强,为其赠送了学习用具,毛笔,水墨布,墨水等。小强有尝试写。社工也为其购买了笔和本子,小强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社工入户走访发送物资时,由小强自己签字,社工及时给予肯定鼓励。

由于项目结项,小辑已经转介给社区,小强的服务还在继续。自闭症是一种发展性障碍,对言语性和非言语性的交流以及社会性相互作用都带来了显著的影响。由自闭症治疗起来很困难,又无一种特效方法,所以,家长们必须持之以恒,坚持长期训练,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更不能回避、等待。

因此,社工们应该根据不同患者的特点采用适当的训练方法进行教育与干预,使他们的障碍程度得以控制,引导其家人了解该疾病特点,学习专业的康复方法,为其营造接纳包容的社会环境,达到回归社会的目的。

上一条:社工站建设速递丨50个县100个镇街 四川启动社工服务体系建设试点 下一条:如何做好困境青少年服务? | 案例